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业内人士预警———失去政府扶持,餐饮业将面临大规模的倒闭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18393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8393,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6.7.0,vc_responsive

业内人士预警———失去政府扶持,餐饮业将面临大规模的倒闭

业内人士预警———失去政府扶持,餐饮业将面临大规模的倒闭

布里斯班海滨郊区沙门市(Sandgate)有一个家族运营的咖啡馆,名叫“沙拉日”(Salad Days),目前小店通过少量常客的光顾来维持经营。

“我们的常客每隔几天就会来,而且总是在固定的日子来这里,”利安娜·沃西(Lianna Voysey)说,她的母亲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这家咖啡馆看似正在慢慢走出疫情和封城笼罩下的阴霾,但这种“恢复“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相比之下,约翰·甘巴罗(John Gambaro)的家族企业规模要大一些,其中包括餐厅、酒吧、功能中心和靠近CBD拥有68间客房的豪华酒店。由于各个州在疫情期间有不同的规定和限制。当墨尔本进入新一轮为期6周的封锁时,各个场馆再次被迫关闭。甘巴罗表示,疫情下的约束不会让水电账单和员工成本等发生改变。他说:“假设让一间原本能接纳500位客人的公司只接受100位客人,是亏是盈显而易见”。

业内高层认为,如果政府不采取额外的行动来扶持餐馆,澳洲餐饮业将会面临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并警告说,澳大利亚的饮食文化可能已经发生不可逆转地改变。

目前情况到底有多糟?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BISWorld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餐饮业收入下降了25.1%,从2018- 2019年的197亿澳元下降到2019- 2020年的150亿澳元。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由于冠状病毒病(COVID-19)限制措施的实施,3月至4月期间,在澳超过三分之一的住宿和食品服务部门的员工已经失业。今年5月,澳洲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公布的财政部报告显示,酒店业将失去44.1万个工作岗位。澳大利亚餐饮行业首席执行官韦斯·兰伯特(Wes Lambert)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有更多因场馆关闭而导致的工作岗位流失。如果7月23日的预算没有任何改变,Jobkeeper将在9月结束。

兰伯特在接受ABC RN节目《the Money》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酒店和住宿行业的销售旺季会在这个时候开始。但由于国际边境关闭,每1澳币的住宿餐饮服务收入中有3成来自国际游客,而我们要到2021年才能看到复苏。”

虽然一些企业通过外卖的形式弥补餐厅的亏损,但这并不适用于所有餐厅。那些坐落于CBD地区,通常为上班族提供餐饮服务的商家正在苦苦挣扎,他们的订单也在一夜之间枯竭。兰伯特预计在疫情影响下将有10%至20%的餐厅会永久关闭。

呼吁商务午餐的税收减免

R&CA正在游说政府增加对餐饮业的支持——从“维持政府扶持”开始。兰伯特先生表示:“既然财政部发现他们有600亿澳元的支出结余,那么就让这600亿澳元流入市场,去援助那些在疫情中遭受严重打击的行业。”与此同时,还呼吁暂时放松附加福利税,并进行永久性的改变–减免商务餐税。兰伯特先生说:“根据ATO规定,企业在召开内部会议所时,订购食物的费用可以抵税。但员工外出购买午餐且在餐厅用餐则不能抵税。”他认为,如果商务餐税减免,将有助于餐饮业业绩上升,同时也帮助餐馆和咖啡店招揽更多顾客。

与此同时,R&CA也在游说改变酒店企业征收商品及服务税的方式——允许餐厅在菜单所列价格的基础上增加商品及服务税。兰伯特表示:“目前,你看到的菜单价格中已包含了商品及服务税,对企业而言,他们的收益实际上要少10%。通过政策的修订,这些企业的现金流将瞬间增长。”

让服务业就此消失吧

R&CA要求政府援助的呼声在国际上也得到了响应。美国国家餐厅协会正在呼吁政府提供2400亿美元的支持。

维权人士厨师图德·韦(Tunde Wey)最近发表的一篇名为“美国餐饮业的消亡到底会失去什么”的文章引起巨大轰动。他写道:“这是一个劳动力被种族和性别歧视、低工资、以及没有任何保险的行业。它是主要由工业农业体系支撑,从环境中获取利润却不产生任何重要影响,仅为少数人提供服务的产业。这样的产业消失也罢。”

在图德·韦所钩织的生活蓝图里,资源不该用来支持酒店等行业,而应用于“创造健全的社会福利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每个人都应得到照顾。他说:“我们需要废除已有的经济体系。在我看来,人们的物质生活需要得到物质上的关怀,这种物质关怀应该有一定量的标准。然而,当今社会的游戏规则却是弱肉强食,它加大了贫富差距。这种经济上的随心所欲,我们称之为全球资本主义制度。”

我们的饮食习惯将会被永远改变吗?

把话题转回澳大利亚国内,兰伯特表示,此次疫情可能使澳大利亚的饮食文化发生永久性的改变。他说:“在澳大利亚餐饮与文化密不可分。许多企业可能继续他们的外卖生意,如果有能力的话,还将提供送餐服务。这使他们在疫情期间也可以继续成为消费者和食客生活中的一部分。”

他表示,伦敦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养成一个新习惯平均需要66天。根据消费者分析集团Illion和AlphaBeta的追踪,尽管限制正在放宽,但外卖服务的需求仍在上升。兰伯特先生说:“人们的用餐习惯已经发生变化。企业需要接受这种变化并作出调整,通过此次变革实现收入最大化。”

但至少在一些地区,顾客们的回归让餐厅老板们感觉一切已经恢复正常。沃西女士说她的咖啡馆能够恢复完全归功于当地的常客的关爱, 她表示:“我们有着非常忠诚的客户群——这个地区的人们都像天使般可爱。一切都在恢复正常,至少现在是这样,情况将会变得更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