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新冠疫情大流行促使数百家旅行社接连倒闭,其余的也只是苟延残喘。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18379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8379,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6.6.0,vc_responsive

新冠疫情大流行促使数百家旅行社接连倒闭,其余的也只是苟延残喘。

新冠疫情大流行促使数百家旅行社接连倒闭,其余的也只是苟延残喘。

正享受为期五个半月冒险旅行的米里亚姆·亨利(Miriam Henry)在2020年三月底开始感到不适。她回忆说:“在回家前的一周,我开始咳嗽,我以为那是冬天常有的咳嗽”。亨利女士的旅行经纪人琳达·福斯特(Linda Forster)很快安排她乘坐飞机返澳。她所搭乘的飞机也是国际旅行禁令全面生效前最后几趟航班之一。亨利女士说:“我是3月24日晚上回到家的,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在被确诊为COVID-19后,她接受了为期10周的隔离治疗,并且痊愈。 亨利女士回忆到,她是在英格兰东南部的萨里染上病毒的,如果当时没能顺利回国接受治疗,她可能会死在英国。而现在,她已经康复了。“所发生的一切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亨利女士说道:“我非常感谢琳达,在她的帮助下,我可以顺利回家,不敢想象,如果滞留在英国,会发生什么。我可能会变得更糟,病得更重。她们是我的救命恩人。”

和数以万计的澳大利亚旅行者一样,亨利女士选择通过旅行社出游——在2018-2019年,超过810万澳大利亚人通过旅行社出国旅游。毫无疑问,当国际旅行禁令解除后,她将开启新的旅行。

但问题是,这家曾经帮助过她的旅行社能否在这段时间里“存活”下来?

旅游业向政府请愿获取支持

旅游业正深陷危机。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数百家旅行社关闭了门店,也已经有很多旅行社退出了该行业。澳大利亚旅行代理商联合会(AFTA)董事长汤姆曼华林(Tom Manwaring)呼吁联邦政府为旅游业提供2.5亿澳币扶持金去援助4000家旅行社及其雇用的4万名澳大利亚人。“旅游业每年为澳洲经济贡献超过280亿澳币,”他在最近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写到。“没有援助方案,企业将纷纷倒闭。”他估计,该行业至少有25%的企业将面临破产危机。“这意味着失业,市场空缺也会由国际间的竞争对手抢占先机。”

澳大利亚小企业和家庭企业监察专员凯特·卡内尔称,旅行社正在承担航空公司、游轮和酒店退款的压力。通过对数百家旅行社进行的市场调研分析,她指出,其中98%的商户表示,自3月起,他们的收入下降了75%以上。卡内尔说:“超过一半的企业主告诉我们,他们的收入已经暴跌了100%以上,这意味着他们所支付的退款远远高过新业务带来的收入

冬眠状态的小企业几乎撑不下去

福斯特女士是一位旅游行业从事者。她在位于莫宁顿半岛的家中经营着一家名为TravLin travel的移动旅游服务公司。她表示,她的公司曾经生意兴隆。而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后,每每电话声响起,都是寻求退款或兑换旅行积分的客人。

福斯特女士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国际旅行订单,在她寻找第二份工作期间,她的小生意一直处于休眠状态。她坦言还有许多企业甚至无法生存。她最近就以当前现状为主题制作了一段视频,并指出许多中介不得不关闭他们的公司“那些从学校毕业后就进入这个行业的人们——那些工作了10年、20年、30年,甚至40年的从业者已经离开了旅游业。”她说“这些人的遭遇令人心碎。”

目前,福斯特女士一直靠JobKeeper生活,但她希望政府能延长补助期限,而不是从三月份后开始降低,并希望补助可以恢复到每两周$1500澳币。福斯特女士坦言:“我们在世界上经历过种种危机——我们经历过安赛特,经历过非典,经历过全球金融危机,经历过9/11。我们从未向政府寻求帮助,但现在我们真的需要帮助。”

零销售,让人寸步难行。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休闲旅游。彭妮·斯宾塞(Penny Spencer)所经营的一家商务旅行社——斯宾塞旅行社也被迫关闭了两个门店,目前直接从总部经营。“我们的生意几乎一夜之间全停了,”她说。“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卖出,就像一个货架空空的超市一样。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斯宾塞不得不把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品与银行谈判,每天都在与银行和供应商周旋。她说:“我每天都会查看自己的现金流,试着算出我能支付什么,不能支付什么。每天我醒来都会想,‘今天会发生什么?是否会再次关闭边境?我的精神也备受折磨。”斯宾塞说:“多亏了银行和JobKeeper的‘宽大处理’,我还能维持生计。希望很快就能恢复出国旅行。考虑到各大企业将削减他们常规旅行的50%,“与新西兰、环太平洋区域、新加坡和日本的旅行气泡对我们来说很有帮助,但是恢复还将是缓慢的”斯宾塞女士说道,“很明显对企业来说12月和元月还将是艰难的,我们只能继续等待看各大企业在这期间是否继续商业旅行”。

斯宾塞希望JobKeeper的时间可以延长。她说:“JobKeeper是每个人的救命恩人,对旅游业尤为重要。 同时我们需要研究3月之后的旅游业是否回暖,因为我们的大部分业务是国际旅行,边境封锁将限制国际游也使我们无法向员工支付全薪。”

 
Flight Center的营业额或将在2025年恢复至新冠肺炎前的水平
像Flight Centre这样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上市的公司仍然可以到市场上获取额外资金。但它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自疫情爆发以来,它不得不关闭了在澳大利亚的500多家门店。该公司在澳大利亚的门店从950家降至约400家,目前在海外还有150家门店。
Flight Center首席执行官格雷厄姆•特纳(Graham Turner)表示:“我们已经进行了大幅裁员,显然也会留下部分员工。” 他说:“在新冠肺炎爆发前,我们大约有21000国际雇员。目前已经下降到6500到7000人。我们保留了最佳的地理位置的门店和一线员工,来应对 那些有可能产生的商机。” 但他认为,直到2025年6月,公司的收入才会回升到新冠肺炎前的水平。他说,“我们这个财政年度将会出现重大亏损,2021-2022年,我们应该会略有盈利,或者达到收支平衡。”但他表示,由于州际旅行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北美和欧洲也受新冠病毒的影响,回归正常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认为,国际旅行将在未来6个月开始逐步恢复,主要是双边安排,比如日本、韩国,当然可能还有中国、日本和新西兰。”对于目前所经历的一切,特纳表达了他的观点:“我们需要控制和抑制病毒传播,而不是消灭它。学会与病毒共存,直到疫苗成功研制。在6,7月份,我们将看到更多人开始旅行,也将会出台更好的草案来保护人们飞行的安全,飞行期间的低感染率和目的地低传播率会大大降低出行风险。”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限制的放宽,定制游或将崛起
Turner先生认为,不管国际旅行恢复得有多快,都会有更多的旅行社离开旅游业。特纳表示:“小企业如果真的能生存下来,它们也将在未来一段时期内遭受真正的重创。真正低成本的公司将勉强维持。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型上市公司,虽然能够筹集资金,保证现金流。但是这也只能让我们维持两到三年。特纳表示,Flight Center已经筹集了7亿多资金,另外还有数亿澳元的后勤设施,目前正在考虑是否需要筹集更多资金。他表示,那些幸存下来的公司也将不得不转型为更加客户中心的模式。这一迹象在疫情爆发的几个月前就已经产生,这期间英国旅行社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倒闭了。
特纳表示:“这个行业的重大变化将不可避免。但随着情况的好转,无论是商务旅行还是休闲旅行,大多数客户都希望得到可靠的建议,确保他们旅行的安全,所以旅行社的作用将变得更加重要。”斯宾塞表示,尽管政府给与援助,但从COVID - 19的另一个角度来看,旅游业将随之改变。“像律师和医生一样”他说,“我们必须了解从意大利去德国需要满足的各种条件,旅客是否需要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才能入境德国? 哪些边境将向哪些国家开放? 今后我们需要完成更多额外的工作,而且旅行社行业肯定会缩减。”

正享受为期五个半月冒险旅行的米里亚姆·亨利(Miriam Henry)在2020年三月底开始感到不适。她回忆说:“在回家前的一周,我开始咳嗽,我以为那是冬天常有的咳嗽”。亨利女士的旅行经纪人琳达·福斯特(Linda Forster)很快安排她乘坐飞机返澳。她所搭乘的飞机也是国际旅行禁令全面生效前最后几趟航班之一。亨利女士说:“我是3月24日晚上回到家的,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在被确诊为COVID-19后,她接受了为期10周的隔离治疗,并且痊愈。 亨利女士回忆到,她是在英格兰东南部的萨里染上病毒的,如果当时没能顺利回国接受治疗,她可能会死在英国。而现在,她已经康复了。“所发生的一切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亨利女士说道:“我非常感谢琳达,在她的帮助下,我可以顺利回家,不敢想象,如果滞留在英国,会发生什么。我可能会变得更糟,病得更重。她们是我的救命恩人。”

和数以万计的澳大利亚旅行者一样,亨利女士选择通过旅行社出游——在2018-2019年,超过810万澳大利亚人通过旅行社出国旅游。毫无疑问,当国际旅行禁令解除后,她将开启新的旅行。

但问题是,这家曾经帮助过她的旅行社能否在这段时间里“存活”下来?

旅游业向政府请愿获取支持

旅游业正深陷危机。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数百家旅行社关闭了门店,也已经有很多旅行社退出了该行业。澳大利亚旅行代理商联合会(AFTA)董事长汤姆曼华林(Tom Manwaring)呼吁联邦政府为旅游业提供2.5亿澳币扶持金去援助4000家旅行社及其雇用的4万名澳大利亚人。“旅游业每年为澳洲经济贡献超过280亿澳币,”他在最近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写到。“没有援助方案,企业将纷纷倒闭。”他估计,该行业至少有25%的企业将面临破产危机。“这意味着失业,市场空缺也会由国际间的竞争对手抢占先机。”

澳大利亚小企业和家庭企业监察专员凯特·卡内尔称,旅行社正在承担航空公司、游轮和酒店退款的压力。通过对数百家旅行社进行的市场调研分析,她指出,其中98%的商户表示,自3月起,他们的收入下降了75%以上。卡内尔说:“超过一半的企业主告诉我们,他们的收入已经暴跌了100%以上,这意味着他们所支付的退款远远高过新业务带来的收入

冬眠状态的小企业几乎撑不下去

福斯特女士是一位旅游行业从事者。她在位于莫宁顿半岛的家中经营着一家名为TravLin travel的移动旅游服务公司。她表示,她的公司曾经生意兴隆。而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后,每每电话声响起,都是寻求退款或兑换旅行积分的客人。

福斯特女士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国际旅行订单,在她寻找第二份工作期间,她的小生意一直处于休眠状态。她坦言还有许多企业甚至无法生存。她最近就以当前现状为主题制作了一段视频,并指出许多中介不得不关闭他们的公司“那些从学校毕业后就进入这个行业的人们——那些工作了10年、20年、30年,甚至40年的从业者已经离开了旅游业。”她说“这些人的遭遇令人心碎。”

目前,福斯特女士一直靠JobKeeper生活,但她希望政府能延长补助期限,而不是从三月份后开始降低,并希望补助可以恢复到每两周$1500澳币。福斯特女士坦言:“我们在世界上经历过种种危机——我们经历过安赛特,经历过非典,经历过全球金融危机,经历过9/11。我们从未向政府寻求帮助,但现在我们真的需要帮助。”

零销售,让人寸步难行。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休闲旅游。彭妮·斯宾塞(Penny Spencer)所经营的一家商务旅行社——斯宾塞旅行社也被迫关闭了两个门店,目前直接从总部经营。“我们的生意几乎一夜之间全停了,”她说。“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卖出,就像一个货架空空的超市一样。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斯宾塞不得不把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品与银行谈判,每天都在与银行和供应商周旋。她说:“我每天都会查看自己的现金流,试着算出我能支付什么,不能支付什么。每天我醒来都会想,‘今天会发生什么?是否会再次关闭边境?我的精神也备受折磨。”斯宾塞说:“多亏了银行和JobKeeper的‘宽大处理’,我还能维持生计。希望很快就能恢复出国旅行。考虑到各大企业将削减他们常规旅行的50%,“与新西兰、环太平洋区域、新加坡和日本的旅行气泡对我们来说很有帮助,但是恢复还将是缓慢的”斯宾塞女士说道,“很明显对企业来说12月和元月还将是艰难的,我们只能继续等待看各大企业在这期间是否继续商业旅行”。

斯宾塞希望JobKeeper的时间可以延长。她说:“JobKeeper是每个人的救命恩人,对旅游业尤为重要。 同时我们需要研究3月之后的旅游业是否回暖,因为我们的大部分业务是国际旅行,边境封锁将限制国际游也使我们无法向员工支付全薪。”

 
Flight Center的营业额或将在2025年恢复至新冠肺炎前的水平
像Flight Centre这样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上市的公司仍然可以到市场上获取额外资金。但它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自疫情爆发以来,它不得不关闭了在澳大利亚的500多家门店。该公司在澳大利亚的门店从950家降至约400家,目前在海外还有150家门店。
Flight Center首席执行官格雷厄姆•特纳(Graham Turner)表示:“我们已经进行了大幅裁员,显然也会留下部分员工。” 他说:“在新冠肺炎爆发前,我们大约有21000国际雇员。目前已经下降到6500到7000人。我们保留了最佳的地理位置的门店和一线员工,来应对 那些有可能产生的商机。” 但他认为,直到2025年6月,公司的收入才会回升到新冠肺炎前的水平。他说,“我们这个财政年度将会出现重大亏损,2021-2022年,我们应该会略有盈利,或者达到收支平衡。”但他表示,由于州际旅行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北美和欧洲也受新冠病毒的影响,回归正常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认为,国际旅行将在未来6个月开始逐步恢复,主要是双边安排,比如日本、韩国,当然可能还有中国、日本和新西兰。”对于目前所经历的一切,特纳表达了他的观点:“我们需要控制和抑制病毒传播,而不是消灭它。学会与病毒共存,直到疫苗成功研制。在6,7月份,我们将看到更多人开始旅行,也将会出台更好的草案来保护人们飞行的安全,飞行期间的低感染率和目的地低传播率会大大降低出行风险。”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限制的放宽,定制游或将崛起
Turner先生认为,不管国际旅行恢复得有多快,都会有更多的旅行社离开旅游业。特纳表示:“小企业如果真的能生存下来,它们也将在未来一段时期内遭受真正的重创。真正低成本的公司将勉强维持。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型上市公司,虽然能够筹集资金,保证现金流。但是这也只能让我们维持两到三年。特纳表示,Flight Center已经筹集了7亿多资金,另外还有数亿澳元的后勤设施,目前正在考虑是否需要筹集更多资金。他表示,那些幸存下来的公司也将不得不转型为更加客户中心的模式。这一迹象在疫情爆发的几个月前就已经产生,这期间英国旅行社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倒闭了。
特纳表示:“这个行业的重大变化将不可避免。但随着情况的好转,无论是商务旅行还是休闲旅行,大多数客户都希望得到可靠的建议,确保他们旅行的安全,所以旅行社的作用将变得更加重要。”斯宾塞表示,尽管政府给与援助,但从COVID - 19的另一个角度来看,旅游业将随之改变。“像律师和医生一样”他说,“我们必须了解从意大利去德国需要满足的各种条件,旅客是否需要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才能入境德国? 哪些边境将向哪些国家开放? 今后我们需要完成更多额外的工作,而且旅行社行业肯定会缩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