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新冠肺炎大流行加剧传媒业危机,超过150家新闻编辑室因疫情被迫停业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18385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8385,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6.7.0,vc_responsive

新冠肺炎大流行加剧传媒业危机,超过150家新闻编辑室因疫情被迫停业

新冠肺炎大流行加剧传媒业危机,超过150家新闻编辑室因疫情被迫停业

数据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澳洲已有157个新闻编辑室暂时或永久关闭,BuzzFeed新闻集团也关闭其澳大利亚的业务。

上周头条报道了澳大利亚BuzzFeed新闻集团(BuzzFeed News)关闭的消息,它也是在疫情期间倒闭的众多媒体公司之一。受新冠疫情影响,BuzzFeed已经有5名编辑失业。“在线新闻网站“也宣布由于每日10报(10 Daily)专栏的关闭,其公司30名编辑已被解雇。传媒业已经开始支离破碎,在此期间全国已有数百名从业者失业。目前并不清楚会有多少人重返岗位。

因物流受阻,广告费收入骤减,拥有60年历史的家族企业Cape and Torres News已于今年3月停止运营。在维多利亚州很多老牌传媒公司都因疫情影响被迫关闭。埃利奥特报业集团(Elliott Newspaper Group) 是Sunraysia Daily的母公司,在Sunraysia Daily一百周年来临之际,它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暂停了米尔杜拉(Mildura)、天鹅山(Swan Hill)和克朗(Kerang)的所有报纸出版业务。同时它承诺,一旦经济复苏,这些业务也会随之恢复。

公益新闻倡议主席艾伦·费尔斯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澳大利亚传媒业正在遭受来自新冠疫情,山火以及长期负面影响所带来的三重打击,。不幸的是,这终将带来一些不可逆转的变化。新闻报道在社会和政治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它给民众传递一手资讯; 关注政府、法院和其他机构的动向;它不但可以监督公共部门的腐败、渎职和无能管理,还接受来自群众对私营企业的举报。”

某些媒体界的重磅新闻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已显露。3月初,一个拥有200名记者和100名摄影记者的传媒公司,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news agency 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被其主要股东第九娱乐(Nine Entertainment)和澳大利亚新闻集团(news Corp Australia)关闭。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公司与员工进行了长达11个小时的谈判,公司提出的薪资调整被拒绝,员工们前途渺茫。这家拥有85年历史的公司的前途未卜。

疫情期间最大的两家传媒公司也未能在微薄的广告收入中幸免。澳大利亚两大报纸巨头——澳大利亚社区媒体和澳大利亚新闻集团——已暂停印刷数十种非日刊,并解雇了数百名员工。

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媒体帝国则选择暂停60家地方报纸的印刷,其中包括新南威尔士州的《温特沃斯信使报》(Wentworth Courier)、《莫斯曼》(Mosman)和《曼利日报》(the Manly daily),以及墨尔本的《普雷斯顿领袖报》(Preston Leader)和《斯通宁顿领袖报》(the Stonnington Leader)。同时也未排除在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和南澳大利亚州裁员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在周一的一篇报道中称,“许多停刊的社区刊物可能会继续发行在线版本”,并透露该公司正在调整战略,转型为“高质量的数字新闻媒体”,这表明印刷产品正在逐步减少。默多克的“大都会报“头版也报道了包括《每日电讯报》和《先驱太阳报》在内的员工被迫休假,或变成兼职雇员的新闻。该公司执行董事长迈克尔•米勒(Michael Miller)向其员工透露:“商业信心的下降正在影响所有传媒业的广告收入。“

杂志产业的情况也同样惨淡。鲍尔传媒的200名员工已被停职,7本时尚、生活方式和名人杂志已经停刊,虽然该公司已于本周一通知员工在9月份全部恢复工作,此举被认为是对该行业的致命一击。

还有一些新闻尚未被公开, 据《卫报》透露,《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正经历新一轮裁员,这些员工主要来自因疫情而停止印刷的部门。该公司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但有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已有8人失业,其中4人直接归因于冠状疫情。

据《卫报》了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The ABC)将在6月之后宣布削减预算。同时,该公司悄然解雇了大量临时工,这些临时工曾在电视新闻和广播节目中报道新闻和时事,有些人与公司签有6个月的合同,每周工作5天。一名女发言人表示:“新冠疫情大大减少了新闻发行量,我们不再需要一些临时岗位。ABC也会给这些的临时工支付一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此外,ABC目前正在对所有的临时员工进行审核,并根据他们的工作性质考虑是否长期雇佣他们。”

即便是那些“存活“下来的、仍在印刷的地方报纸,也面临着销量下降所带来的困扰。截至2020年3月,在过去的12个月里,新闻集团“News Corp’s NT News”的读者人数下降了38.5%。澳大利亚社区媒体《纽卡斯尔先驱报》和《朗塞斯顿审查员》的读者人数也都下降了超过14%。根据罗伊•摩根(Roy Morgan)本周发布的读者数据,过去一年,《堪培拉时报》(Canberra Times) 是该类别唯一稳定的出版物。

到2020年,新闻行业面临巨大压力,而冠状病毒加速了其衰退。媒体娱乐和艺术联盟(Media Entertainment and Arts Alliance)主席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由于澳大利亚新闻公司广告份额下降,冠状病毒使该行业的潜在危机达到了顶峰”。墨菲告诉澳大利亚《卫报》:“我认为,大多数主流媒体机构都致力于扩大信息受众面,提供真实的新闻来源——然而,他们做这些并未得到相对应的收益。”董事会主席罗德•西姆斯(Rod Sims)警告称,媒体公司处境艰难,改革“迫在眉睫”。墨菲表示:“即使疫情结束,传媒业的命运依旧掌握在政府和ACCC手中,如果没有改革和保护,它将面临持续性衰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