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澳大利亚强劲的就业环境帮助缓解经济衰退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澳洲经济形势非常严峻,在经历了创世界纪录的接近三十年的不间断增长之后,仍坚定地抵抗经济衰退带来的巨大的压力。然而,这并未给澳大利亚经济环境带来巨大的转机,澳大利亚经济形势仍然不容乐观。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澳洲人开始申请个人破产。
澳洲经济形势,澳洲个人破产
17991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799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2.1,vc_responsive

澳大利亚强劲的就业环境帮助缓解经济衰退

澳大利亚强劲的就业环境帮助缓解经济衰退

在如今的经济形势下,澳大利亚经济形势非常严峻,在经历了创世界纪录的接近三十年的不间断增长之后,仍坚定地抵抗经济衰退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然而,这并未给澳大利亚经济环境带来巨大的转机,澳大利亚经济形势仍然不容乐观。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澳洲人开始申请个人破产。澳大利亚最主要的用来阻止经济衰退的手段就是强劲的就业。

尽管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率在去年年中就从悬崖上跌下,其季度增长率从6月份至12月份季度骤降0.7%,失业率也出现了下滑,下降了0.4%。

但下降的趋势有所减缓并有回转的趋势。失业率的上升会给澳大利亚的经济带来的巨大的威胁。但这还远远称不上危机。

正如国库部长在六月谈及国内生产总值GPD时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澳大利亚创造了接近三万个就业岗位,但失业率在今年4月份仍有所上升。

这是因为就业参与度提高了。所谓就业参与度值的是就业或正在寻找工作者的比例达到了历史新高。这意味着就业的澳大利亚人比历史上任何其他时候都要多。

“强劲的劳工市场是澳大利亚经济基本面保持良好的原因之一,” 国库部长乔希·弗赖登伯格告诉记者。

政府支出维系着经济软着陆的一线希望

问题是,这是澳大利亚经济保持健康的原因之一。

6月5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证实,经济增长处于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住宅建设正快速下跌,人均消费支出在下滑,非必需品的总支出也在下降。

考虑到家庭收入增长仍然疲软,实际家庭收入几年来没有任何增长,储蓄率已经接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澳大利亚家家户户合上了荷包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位乔希,对6月5日数据进行分析的花旗银行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乔希·威廉森指出,企业在国民收入中所占份额约为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而工资的份额则接近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因为保持澳大利亚经济“健康”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再加上铁矿石和液化天然气的出货量大增。此前全球资源巨头在产能扩大上投资了数千亿澳元。

问题是,尽管这些大宗商品的出口在澳大利亚统计局国民经济, 核算中看起来很好,但大部分利润最终流向国外,落到主要在海外的企业所有人和投资者手中。

健康状况不佳的唯一另一个部门是政府的公共部门。对一个通常与小政府联系在一起的政党来说,这或许颇具讽刺意味。这个季度公共支出增长了将近百分之一,使得全年增长达到百分之五以上。

这是大宗商品出口繁荣带来的最大国内收益。它提高了公司税和特许权的使用费,使得联邦政府和一些州能够在提高预算底线的同时增加支出。

这也是就业率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许多由私营企业主导的行业一直在迅速裁员。截至今年3月的一年中,制造商裁员6万余人,建筑企业裁员近5万人,零售商裁员近3万人。

但这被公共行政和安全领域出现的十六万大幅就业增长,加上主要由公共拨款的医疗保健和社会福利部门的强劲增长所抵消。

 

就业对澳洲经济衰有多大抵抗作用?

人们所担忧的是这不可持续。人们不仅对公共部门是否会继续疯狂招聘有着质疑,而且私营企业的失业情况越来越严重。

招工网站Seek 5月份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后,其网站上的招聘广告同比下降约百分之七。

Seek尚没有对5月份数据进行行业上的细分,但截止至今3月份的一年中,招工广告数量下降呈两位数的有房地产、建筑和制造业。

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汤姆·肯尼迪表示,这些行业和零售等行业一样是晴雨表,在国内经济陷入困境时都会表现不佳。

 

他指出,在这些行业的就业增长减速时,失业率下降是不可能的,更不用期盼出现大幅的下滑了。

这也就是澳联储(即澳大利亚央行)采取降息举措的原因之一。

在6月4日晚上,在记者的追问下,央行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指出,失业率连续第二个月上升是该行5月份董事会会议上决定保持利率不变和6月份会议上下调利率期间发生的唯一变化。

正如洛本人在他的演讲中解释的那样,在经济方面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是联邦选举已举行,联盟党获胜。

但是就业是一切的关键。

在住房产业调整和住房产业崩溃之间是有区别的。

正如世界评级机构惠誉(Fitch)所指出的,对于家庭或银行来说,房价下跌不会带来损失,除非房主被迫出售房屋。他们什么时候会被迫出售呢?那就是他们失业之后。

如果允许国内经济继续震荡,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可能会发现自己处于房价下跌、失业和金融损失之间的恶性循环之中。同样的恶性循环曾导致爱尔兰、西班牙和美国陷入严重的衰退之中。

 

什么是真正的经济衰退?

但在最坏的情况发生之前,还有一段路要走。

在就“人均经济衰退”进行种种讨论之际,澳大利亚仍距离上个世纪90年代上次“技术性经济衰退”期间的失业噩梦相当遥远。那次,失业率在1992年12月曾创纪录超出11%。

两年前,时任国库部长保罗·基廷曾宣布“这是我们不得不经历的经济衰退”。

失业率飙升之后,直到1994年5月都保持在两位数。

直到21世纪初,这一比例才降至我们现在可能认为“正常”的水平,即约为6%。这仍远高于当前的失业率数字。

与此同时,就业不足率飙升至创纪录的高位,另一种伤害相对小些的害处取代了劳工市场中失业率高居不下的痛楚。

但是正如马克·科尔文的报道所强调的那样,失业的影响是持久的,且有摧毁人一生的可能。

这就是为什么澳联储现在就已采取行动,刺激经济,以试图阻止进一步的失业出现。这也是为什么澳联储敦促联邦政府采取同样措施的原因。

但愿澳联储和联邦政府不会做得太少,太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