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按照微信
给我们打电话
澳洲传媒公司裁员新闻 - 十字路口破产
18311
后模板默认,单,单柱,postid-1831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 - 儿童主题VER-1.0.0,qode主题-VER-11.1,qode主题桥,wpb-js-composer js-comp-ver-6.2.0,vc_sensitive

澳洲传媒公司裁员新闻

澳洲传媒公司裁员新闻

5月18日上午11点,澳大利亚十号电视网(Network Ten)旗下新闻网站 “10 Daily” 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参加一个半小时后在其悉尼总部召开的 “重要会议” 。

虽然由于疫情,目前团队基本是在家工作,但是还是鼓励他们前往办公室参加这场会议。

新闻内容主管站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大楼里,面对着眼前这支30人的员工团队,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消息。

他们都得卷铺盖走人了。10 Daily网站与另一个澳大利亚新闻编辑室也将会被关闭。

此后不久,Network Ten的新任老板发布了一份全体员工公告,内容是关于Network Ten和ViacomCBS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一系列变革措施。

她宣布,“一些工作人员会离开”。整个新闻组召开了下午2点的会议。除了已经被通知裁员的记者之外,没有人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几天后,在一次电话会议上,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主席Rod Sims将COVID-19描述为媒体行业的“不可抗力”。以此来形容澳大利亚媒体经历了毁灭性的两个月。

知名网络媒体BuzzFeed Australia已经关闭,Australia Survivor等电视节目被无限期暂停。大型体育赛事的暂停则导致付费电视运营商Foxtel的收入急剧下降和大规模裁员。

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旗下总共有112家报纸将停止印刷,其中36家将全部关闭,而76家将保留在线刊物。这些团队中的多数员工也将面临着被裁的命运。

媒体工会透露,目前已知消息的工作人员都是通过媒体消息得知的,涉及员工均未被私下告知这个消息。虽然目前具体人数尚未公布,但估计总数高达数百人。

首席执行官Paul Murphy表示:“我们仍在等待公司确认有多少员工会受到影响。我们决心为所有受影响的员工提供必要的咨询和公正的待遇。”

媒体娱乐和艺术联盟称,这对澳大利亚当地社区造成了巨大损失。

Michael Miller表示: “疫情影响了社区出版物的可持续性。尽管由于澳大利亚最近正在疫情封锁期间,人们逐渐转向可信赖的媒体来源,新闻集团数字新闻的的受众增长了60%以上,但占我们收入大部分的印刷广告支出却加速了下降速度。

“因此,为了适应不断变化的趋势,我们将重塑澳大利亚新闻集团,将重点放在消费者和企业的发展方向上,并巩固我们作为澳大利亚领先数字新闻媒体公司的地位。这将涉及雇用更多的网络记者,加大数字广告的投资和为合作伙伴提供营销方案。”

而许多小型的网媒也无法抵御广告营业额下滑的冲击。大约一年前,BuzzFeed宣布将裁员15%,仅剩下5个人负责BuzzFeed澳大利亚的新闻编辑室。一年后的5月22日,整个新闻编辑室彻底关闭了。

一位公司发言人表示:“出于经济和战略方面的考虑,我们将在这一困难时期专注于打造美国爆款新闻。”虽然销售业务将在此期间继续进行,但该决定表明,即使是全球知名媒体,也无法证明在当前的危机中运营多个国际新闻编辑室的成本是合理的。

从今年年初到现在,澳大利亚传媒行业已经削减了600多个相关工作岗位,还有许多人被停职。尽管疫情期间读者对新闻有着前所未有的需求,但传媒业传统的商业模式不可避免地衰落,营收也面临着日渐枯竭。

虽然有些变化可能是暂时的,但是对于许多媒体公司而言,这场危机加速催进了公司实行成本削减和重组计划,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内进行。

COVID-19或许已成为澳洲媒体行业变革的加速器,但却绝非数十年来一直困扰该行业的根本祸患。

悉尼科技大学媒体转换中心主任Derek Wilding教授表示:“其实在病毒出现之前,就已经有必要重新考虑媒体行业的商业模式了。”

“网络媒体平台的出现给媒体公司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但目前的环境状况我们都有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网络媒体平台占主导地位之前,媒体公司未能利用数字化和发行方面的优势开发自己的商业模式。”

“疫情确实突显了过去二十多年一直存在的问题,并给该行业带来了人们甚至知道今年初都没有考虑到会出现的财务困难。”

但媒体公司之所以面临如此严峻的财务压力,归根结底还是由于快速发展能力不足以及对广告收入的过度依赖,而广告收入又与经济状况密切相关。

广告商是大多数媒体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在过去两年中,广告商们明显缩减了开支。虽然有些广告商将其支出从传统媒体转移到了Google和Facebook等网络平台,但更多的公司却完全削减了开支。

媒体分析师此前曾将广告商预选削减归因于经济疲软,工业生产低迷和消费者信心下降。自疫情爆发以来,这些影响因素逐渐恶化,媒体行业的广告收入就一再下降。

不过在疫情爆发之前,九号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 Co)和澳大利亚新闻集团就都早已开始寻找降低成本的方法。新闻集团决定重组其业务模式,九娱乐公司制定了一项为期三年的计划,并打算从其电视业务中削减1亿澳元。两家公司还决定关闭已有85年悠久历史的国家新闻社APP(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称其已不再具有商业可行性。

AAP首席执行官Bruce Davidson当时表示: “这是媒体业混乱的不幸现实——我们不是第一家被关闭的媒体公司,我们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而随着此前社交限制措施的逐步实施,各大澳交所上市媒体公司的公告发布也愈加频繁。

由于广告收入的大幅下降,九, 七西传媒, 哦!媒体、Southern Cross Austereo和Prime Media Group纷纷撤销盈利指导,并随后实行了高管减薪和缩短员工工作时间等措施。Nine和澳大利亚新闻集团旗下的众多报刊杂志宣布停刊。拥有诸多地方电视台与电台的户外广告公司Media and Southern Cross则发起了募资。

“在这场疫情中肯定会有赢家。那些媒体和娱乐企业跃跃欲试想要提供真正有吸引力的在线网站,有着良好的薪资门槛,并已经建立了商业模式。” 普华永道前合伙人兼媒体顾问Megan Brownlow称,“输家是尚未开始向数字化转型的媒体和娱乐企业,或者是业务性质被锁定在家庭之外的企业,比如室外媒体和电影院。”

由于广告预订的方式,很难评估这次疫情对广告收入究竟造成了多达伤害,但一些媒体公司已经向市场提供了重要数据。澳大利亚新闻集团本月初透露,4月份的广告收入下降了45%以上。

报告称:“我们认为甚至可能在COVID-19之后,当整个广告市场稳定并开始好转时,复苏幅度仍会让投资者失望。”

“如果全球科技公司在澳大利亚的广告收入继续实现两位数的增长,但广告收入总额每年却仅增长2%到3%,那么必然会有国内媒体公司被 “排挤” 出广告市场。

“目前,广告周期急剧下降,对这些股票构成了进一步的挑战,我们认为其中许多股票的收入与利润增长完全依赖于广告周期。”

The Sun-Herald与The Sunday Age披露的数据则提供了更详细的见解。

根据临时标准媒体指数(Interim Standard Media Index)统计,澳洲媒体机构的4月份预定广告收入(约占当地广告市场的70%),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2%。

其中临时电视收入下降了33%,降至1.45亿澳元; 广播收入下降了48%,降至2520万澳元;报纸广告收入下降了38%,降至1520万澳元。

而杂志业的收入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同期下跌了54%,跌至350万澳元。该数字在2018年为990万澳元。

广告收入下滑使得德国出版商Bauer Media决定收购Seven West旗下杂志Pacific Magazines。Bauer最初计划在去年12月大约裁员200人,以便完成这次4000万的收购。结果疫情的爆发加剧了公司的现有问题,Bauer最终裁掉了120多个职位。

Bauer公司前执行董事兼Walkley基金会主席Marina Go表示, “所有这些杂志都不太可能重新发行。媒体公司将不得在这次动荡中重塑自己。”

“这可以是一个机会。” 她说, “我所在的机构都以此为契机来寻求改变。杂志也是一样的。”

实际上,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电视,广播和新闻媒体的受众都大大增加了。报纸也增加了订阅量。

“COVID-19已经强迫我们做了一个实验。” Bromlow说, “疫情迫使人们落后的传统方式转入数字平台和数字化内容消费方式,再加上人们有了更多可支配的时间。于是我们在此期间一直在消费文化和媒体产品,大量新闻,电视,文学和音乐。所有由媒体和娱乐业创造的内容消费也上升了。”

但是这种增长还不足以弥补广告的损失。联邦政府已采取措施以帮助地区广播公司和出版商。今年四月,澳洲政府宣布设立5000万澳元的公益新闻基金,并为广播公司免除12个月的频谱税。

媒体公司还希望从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制定的强制性行为准则中获利,该行为准则用于规范媒体公司与Facebook和Google之间的关系。出版商期望能从这些平台的内容上获取数百万澳元的收入。

但是广告市场仍然不可能回到让媒体公司重拾信心的水平。

澳大利亚独立广告代理机构Atomic主席Barry O’Brien表示:“当下的广告市场是我所见过的所有媒体行业和类别中最糟糕的市场,客户的广告支出和信心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不远的将来,还有更多的澳洲媒体公司或将面临倒闭或合并的命运。这意味着已经是世界上最集中的媒体市场国家之一的澳大利亚,媒体所有权的集中度将越来越高。

悉尼科技大学的Wilding教授指出,目前该行业面临两种危机。“从数量上讲,澳大利亚新闻从业者较少,某种意义上将导致多样性风险。在疫情中我们已经明显地看到了这一点。”

“而澳洲郊区也将受到影响。如果当地报纸停刊,这些地区就没有初创企业了…当地社区将仅能看到来自首都城市的新闻。这对于他们的影响确实是非常严重的。”

Brownlow的态度则更为乐观。她表示,疫情的长期影响最终将使澳大利亚的媒体产业受益。

她说:“在短期内,这是令人沮丧的-合并,倒闭,广告衰退……所有这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惨淡结果。”

“但是从长远来看,那些被裁员的记者具备过人的技能,受过良好教育,有动力,并热衷于为读者和观众服务,拥有塑造澳大利亚故事的热情。

“他们将在这片新闻沙漠中重新建立起初创企业,并通过数字化的技术实现。”

没意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