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破产激增掩盖了澳大利亚商业信贷的增长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嘉彦明道清算会计详解澳洲公司破产对董事的影响。
19648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964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7.6,vc_responsive

破产激增掩盖了澳大利亚商业信贷的增长

破产激增掩盖了澳大利亚商业信贷的增长

2024年第一季度,澳大利亚的企业破产数量急剧上升,达到了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一破产激增正值商业信贷需求小幅增长之际,根据2024年3月的最新季度商业洞察报告。

总体而言,与去年同期相比,企业信贷申请量仅增长了0.7%。这一增长主要是由商业贷款申请量增加1.8%和资产融资申请量小幅上升0.5%所推动。相比之下,贸易信贷申请量下降了3.8%。

破产率的飙升令人担忧,2024年第一季度的破产清算率较2023年同期增长了41.1%,与2022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45.7%。此外,企业偿还债务的平均延迟天数(DBT)已增加到6.5天,建筑行业尤为缓慢,平均延迟10.2天。

Scott Mason表示:“3月份的破产总数超过了2015年9月创下的最高月度破产量。破产的持续增长引发了对许多企业存活能力的质疑——尤其是那些在专业和个人生活中都面临财务压力的中小企业和建筑及酒店业的个体经营者。”

进一步复杂化金融状况的是小企业主和个体经营者在建筑和酒店等关键行业中的抵押贷款拖欠情况。根据数据,建筑行业的个体经营者比普通消费者更有60%的可能性出现早期抵押贷款拖欠,酒店行业也面临类似压力,个体经营者面临早期抵押贷款拖欠的可能性比普通消费者高出75%。

Mason表示,财务压力因地区而异,他解释说,在西澳大利亚和南澳大利亚,个体经营者出现早期抵押贷款拖欠的可能性是没有商业承诺的个人的两倍。在维多利亚州,这一可能性增加了44%。

“这些企业主不得不在优先支付业务费用还是个人费用之间做出极其艰难的选择,因此,他们的抵押贷款还款开始拖欠,”Mason说。

在州一级,商业信贷需求显著不同。西澳大利亚和南澳大利亚的需求增长最为显著,而澳大利亚首都领地的需求下降最为显著。

这些数据反映了澳大利亚经济面临的持续挑战,中小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承受着这些不利条件的主要压力,可能会影响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前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