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破产新闻 Archives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131
archive,category,category-131,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2.1,vc_responsive

破产新闻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在澳洲楼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一位悉尼华人地产开发商被迫沦为其受害者,随后,清产人将出售位于悉尼西北区叶坪的一栋商业住宅综合楼里的多套公寓。 叶坪区的高层住宅楼翰林苑刚竣工,就被一家清产事务所的清产人接管并随之出售61套公寓,这一现象进一步成为了公寓市场崩裂的一种标志。 这种新公寓降价甩卖的情况发生在全国房价下跌4.8%之后,其中属悉尼和墨尔本楼市跌价最为严重。 目前悉尼的房价已跌至2016年下半年的水平,而墨尔本的房价则跌至2017年早年的水平。在这次房价持续下行中,悉尼的公寓价下跌了7%,墨尔本则下滑2%。 近日,瑞银集团指出,澳洲三大地产开发商目前也面临着公寓房完工和买房交割时,买家无法支付买房款等更大的风险,以及开发商破产的危机。 叶坪区翰林苑的这处开发项目一共有130套公寓,它被一家名为贡登的地产开发公司所承接,其老板是华人。贡登地产开发公司仅仅出售了其中69套公寓,另外61套至今无人问津,随之资金链便嘎然断开。 据悉,这个项目是由中国一家银行贷款兴建,清产人也是由其任命。 叶坪区一批幸运的业主,趁着2016年房价上行之势,一起把旧房卖给贡登地产开发公司,获得逾2600万澳元。该公司把这批连片的旧房,拼成了一块兴建大楼盘的“超极宅地”。 在翰林苑楼盘被清产人接受前,它的一房公寓售价为78万澳元,两房公寓售价为108万澳元。  ...

最新数据表明,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对新州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新州上季度破产的建筑公司数量创下近四年来的最高水平。 据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新州169家建筑公司均于本年中进入托管、破产管理或被法院下令关闭,创下自2015年第三季度以来新高。 在2018-2019整个财年,共有556家建筑公司破产,比上一财年多出101家。 专家表示,这反映出了新州公寓和住房市场的缓滞。与两年前同一时期相比,在建公寓减少了5万套,住房建设也明显减少。 据悉,悉尼的半建成公寓数量越来越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开发商破产的例子属房地产开发巨头——未来集团,该集团于欠债权人5亿澳元,并于今年7月份倒闭。 独立破产重组从业者协会主席史蒂芬·哈斯韦说,建筑行业正在承受“压力”,这毫无疑问。 哈斯韦先生也经营着自己的清算服务公司,他认为小型建筑公司受到的打击最大。 “现在是分包商重新又分包给分包商,” 他说。 “我从与同行业清算人的交谈中得到的一个总体感觉是,建筑业分包商对小型建筑公司的支付速度有所减缓。” “这一趋势呈螺旋式,导致总是难以确保在公司破产之前能拿到钱。” 尽管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拒绝评论这份建筑数据,但他们表示公司进入托管清算最常见的原因是“财务掌控不佳”或“现金流不足”。 专家们还提到了新州非法的“凤凰重生行为”,这种行为是指重新设立一家新公司来延续之前公司的业务,而该公司此前被故意清算以避免偿还债权人债务以及税款。 新州政府表示其正与“各个机构”进行紧密合作,来打击凤凰重生行为,并致力于通过一系列改革,从而加速建筑业发展。 尽管建筑业仅占新州生产总值的6%,但该行业破产企业的比例过高,占2018-2019财年所有进入托管公司的20.6%。...

据《澳华财经在线》5月9日报道,悉尼公寓楼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已然扛不住资金链短缺的压力,陷入难以摆脱的债务泥潭。 本周四,悉尼问题公寓楼开发商梅里斯集团被曝涉嫌参与“永生鸟”欺诈行为,并且与其关联的建筑公司在破产时还在交易。 今年上半年,有媒体称,这家开发商在悉尼开发的公寓楼至少有两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其中的一栋是位于悉尼萨瑟兰区的拥有62套单元房的公寓楼,它由梅里斯集团于2012年建成。另一栋规模更大的楼盘位于悉尼奥本区,这栋楼拥有229套单元房。 据梅里斯集团官网介绍,该集团目前在悉尼西区正在开发六个公寓项目,包括位于布莱克敦区的20层高的塔楼,和位于帕拉马塔区刚刚开工建设的21层高的塔楼。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道,近期梅里斯集团旗下破产公司的清算人向ASIC申请并提交了新的文件,披露了公司的一些内幕。 梅里斯集团的三家公司不仅欠下900万澳元的税款,还拥有对分包商和供应商数百万澳元债务,这三家公司分别于今年1月和2月收到了清盘令。其他四家梅里斯集团旗下公司也进入了清算阶段。据估算全部索偿金额达670万澳元。 根据西德威(此前名为梅里斯合约)的会议纪要,去年梅里斯集团在悉尼班克斯敦区又建成了一个名为史黛西公寓的工程项目,共有146套公寓,总价值约为7800万澳元。 令人更震惊的是,在该会议纪要中,一家破产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海斯威声称,梅里斯集团的关联公司涉嫌参与“永生鸟”活动。 “永生鸟”活动通常是指公司在运营期间大肆借贷或赊欠货款,然后由个人或实体将资产转移到另一家公司,以资不抵债为由逃避债务。其后果是将员工、借款方、供货商置于困境之中,并间接损害竞争对手和纳税人的利益。2017年,特恩布尔政府出台了严厉措施用以打击这种非法行为。 梅里通过一家律师事务所作出回应,极力否认西德威会议记录中提出的指控。律师称,梅里打算与清算人就破产相关的索偿和可撤销的交易索偿进行沟通。公司否认相关责任或任何不当行为,如果西德威和贝利提起诉讼,公司将进行辩护。 该律所还表示,梅里否认任何有关“永生鸟”活动的指控,因这一指控涉及刑事责任,梅里还称其具有诽谤的性质。 在去年开始的楼市寒潮之下,有关澳洲信贷市场步步维艰,公寓销售进度缓慢,开发商违约欠款的报道屡见不鲜。本网2月份曾报道,悉尼一家中资开发商金联集团原计划开发悉尼卡林福德区的一个公寓项目,却进入卖地清算阶段。 本周,悉尼南部好市围区的一块大型公寓开发用地也被开发商的融资方挂牌出售,售价超过9000万澳元,几乎与买入价持平。据悉,由于公寓市场的不景气和该项目高昂的售价,导致其销售停滞不前。 在楼市下行的过程中,频繁暴露债务危机的开发商愈发令人担忧,资金链紧张、开发市场能力不强的开发商将无法经得起市场的严峻的考验导致开发商破产。  ...

当下流行的澳大利亚披萨连锁店克里斯蒂尼 Crinitis 已经请来破产管理人并关闭了一些门店。 意大利连锁店克里斯蒂尼是最近受经济疲软和消费者支出严重削弱的一家公司,这个集团公司申请餐厅破产后,便进入了自愿管理程序。 这家标志性餐饮集团的员工周二早上被告知,全国13家门店将永久关闭,但破产管理人员尚未宣布该餐饮集团能在这场激烈的重新洗牌中幸存。 Worrells Solvency and Forensic Accountants已经接受处理这家餐饮集团的破产管理,该餐饮集团由40家公司组成,公司营运地点包括悉尼,墨尔本,珀斯和布里斯班。 Worrells合伙人Graeme Beattie说:“克里斯蒂尼连锁店是一家知名且广受欢迎的连锁店,但是像所有餐旅服务业务一样,它的间接费用很高,并且容易受到零售业支出紧缩的影响” “因为集团中某些门店表现优于其他门店,我们的第一要务是识别和关闭一些不符合我们预期,表现较差的门店来保持价值”。 “做出这些困难,令人遗憾但却又必要的决定是因为我们不认为整个集团可以在找到买家或达成某种其他解决方案(例如通过公司协议契据)的过程中无限期地经营下去”。 克里斯蒂尼珀斯餐厅的一名团队成员说,工作人员周二当场被解雇,并被告知这家拥有15年历史的企业中的另外五家餐厅也将永久关闭。   “这对于我来说很震惊。自昨晚以来,我一直没有停止哭泣。”她告诉《每日邮报》。 圣诞节前的几周,我没有工作了 –– ADVERTISEMENT –– “一些家庭和孩子的工作人员还被告知不要期望在本周得到报酬”   这位前员工告诉餐厅的在线出版人员,基于向供应商付款的一些事宜,他们怀疑公司的业绩存在问题。 她说,领导层最近也进行了改组,但没有人期望结束会如此突然。 Beattie先生说,从来没有一种向员工传达坏消息的好方法。他说:“我们了解忠实的克里斯蒂尼员工的震惊,失望和恐惧。” “尽管对受影响的员工几乎没有什么安慰,但通过迅速采取行动来阻止损失,我们为剩余的员工提供了更好的工作前景,并为所有债权人提供了更大的获偿机会”。 该连锁餐厅可能无法兑现未偿付的礼券,Worrells预计本周晚些时候会与受影响的客户取得联系。   澳洲零售业陷入困境 克里斯蒂尼只是2019年澳大利亚陷入困境的众多零售商之一。 一月份,男装零售商Ed...

在掌管了一家餐厅Rushcutters Bay近五年之后,Mitch Orr对任何想在悉尼开设新餐厅的人提供了一条建议。 不要开餐馆 ACME餐厅的厨师兼合伙人在星期六最后一次锁上了属于他的意大利面餐厅的门。 这位年龄35岁的人说:“真的,不要开餐馆。” “如果你口袋里有40万到60万美元烧得慌,把它给我。这是告别它的更快的方法。” Orr和商业伙伴Cam Fairbairn表示,他们决定关闭ACME,因为现在是做其他事情的“正确时机”。Fairbairn说:“自开业以来,我们经历了最高点和最低点。” ACME只是悉尼在2019年永久关闭的几家餐厅之一。 Kylie Kwong在宣布计划开设一个较小的场所并着重于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后,昨晚在Billy Kwong上做完了她最后一个蛋糕。 8月3日,Kwong的Potts Point邻居Paper Bird把它称作“韩日一日游”,这主要是由于贸易不稳定并且位于Newtown的Oscillate...

由名厨香农·贝内特(Shannon Bennett)拥有的一家墨尔本汉堡餐厅已被清算,最主要的原因是欠供应商和税务局近$ 170,000。 餐厅的倒闭是对本内特的酒店业帝国最新的打击,另外高级管理人员离职以及申诉专员对于少付员工工资的指控都无疑是雪上加霜。 10月11日,清算师的报告中显示,位于中央商务区的贝内特汉堡店欠前雇员超过27,000美元,欠约20个供应商近133,000美元,还欠澳大利亚税务局36,000澳元。 一个Vne Group代表发言人坚持认为,所有员工的应享权利都已经全额支付,而供应商也将根据标准支付条款进行结算。Vue Group已做出商业决定,退出Benny Burger品牌。但Vue Group仍然会致力于通过其多样化的场所组合提供理想的宾客体验。 另一家在里士满(Richmon)的汉堡(Benny Burger)商店在5月被迫关闭,最主要关闭餐厅的原因是认为餐厅的地理位置与该品牌的长期规划不符。 上个月,贝内特(Bennett)的Vue Group和著名商人洛伦兹·格洛洛(Lorenz Grollo)的公司共同拥有的音乐表演场所在CBD开业后不到一年就关门了。 但是贝内特否认Geddes...

在澳洲,餐厅清算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随处可见的都是中餐馆,如此巨大的竞争,使得他们举步维艰。 近几年来,澳洲著名的中餐厅纷纷倒闭,据报告显示,一般中餐厅开业6个月后才能保持收支平衡。 导致中餐厅倒闭的绝大多数原因是资金不足以及经营管理不善,这一比例高达50%,且亚洲餐馆的倒闭率还高于此数字。 而近年来,有许多声名显赫的澳洲中餐厅纷纷倒闭。例如餐饮巨头、米其林星级餐厅——添好运 (Tim Ho Wan)在2018年6月决定退出悉;悉尼唐人街高档餐厅外滩海鲜(Waitan Restaurant)在开业5年后宣布破产于2018年7月,并委任清算人处理130万澳元的债务,其中包括欠税局和新州政府财政收入办公室100万澳元;而悉尼最受欢迎的中餐厅之一百福(King’s Seafood)在其中一位创始合伙人去世后于2018年11月突然倒闭;在11月22日, Eastwood百福餐厅举行的拍卖会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前来。 自从2015年以来,澳洲餐厅的营业额每年都有微弱下降,其中2017-2018年的餐厅收入总额比上一年度减少0.5%。 其中中餐馆的平均营业额更是逐年惨淡,连年下降。这与经营餐厅所需越来越昂贵的租金与人力成本,澳洲经济衰退,消费需求下降、以及消费者们愈加挑剔的健康意识有关。 一位华人老板,李先生称中餐馆越来越难做。李先生曾经在悉尼唐人街营餐馆多年,他在1990年左右来澳,经营非常容易,而现在员工频告老板违反劳工法、店租与人力各种成本又涨,成本的飙升,使得餐馆业难以经营。 此外,李先生还表示,从2018年夏天开始,两家酒楼陆续歇业,大酒楼愈来愈难经营,除了悉尼中餐馆饱和,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当厨师更是隐忧。 中餐馆是华人在澳洲的一个主要的产业。但是华人餐馆也参差不齐,尤其大批移民到澳洲,很多来了澳洲就开餐馆。中餐馆如今陷入困境则有很多原因。 好厨师难找。一个好的餐厅,需要有好的厨师,没有好的厨师,餐厅也拿以维系,但好的厨师确实可遇不可求的。 地理位置的选择。选择餐馆的地理位置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繁华的地段并不意味着高额的收入。高额的房租反而会使得收益巨大的缩水。 成本高。虽然进入餐饮业的门槛比较低,但是成本却相对较高。例如日益增加的食材成本,人工成本,都成为餐馆经营的巨大问题。 ...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高档餐饮机构“林地之家”(Woodland House)已永远关闭,这家经营了5年的企业昨日进入清算。 普拉兰的生意是由厨师海登·麦克法兰和托马斯·伍兹创立的,他们接管了墨尔本最受尊敬和喜爱的餐馆之一——雅克·雷蒙德——的地盘。这家餐厅在其经营期间内获得了多项荣誉,例如2019最佳餐厅年澳大利亚第53名,2017年获得美食餐厅授予的两顶帽子荣誉。 然而,该公司昨日任命来自Worrells的清算师马修•库奇安斯基(Matthew Kucianski)和伊万•格拉瓦斯(Ivan Glavas)负责清算工作。两位创始人在Instagram上发了一篇受道格拉斯•亚当斯 (Douglas adams) 的小说《感谢所有的鱼》的启发的告别之辞。 “经过五年的美好时光,我们要关门大吉了。海登和托马斯要感谢他们的员工、顾客和支持者。 这是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但是是时候说再见了。” 在接受SmartCompany采访时,Glavas表示,此次清算是由于过去几年高档餐饮市场普遍低迷,以及该业务在过去几年不断出现亏损引起的。 董事们对市场那一端的变化感到担忧。他说: “他们看到了经济下滑,所以想要未雨绸缪,结果他们决定关门大吉。” Worrells目前正呼吁债权人提交债务证明,同时为餐厅寻找买家,这是Glavas希望看到的。 他说:“希望我们能卖掉它,有人会重新开业。这个地方经营餐馆很多年了,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希望。” 然而,麦克法兰德自己就没那么乐观了,他说,虽然他不认为餐馆的关闭标志着美食的终结,但也许人们不想在一座有120年历史的豪宅里这么做。 近年来,高档餐厅的数量一直在下降,悉尼和墨尔本的一些机构关闭了他们的大门,或改变了他们的商业模式。 悉尼大厨米奇·奥尔(Mitch Orr)告诉美食网站Good Food,任何打算在悉尼开餐馆的人都应该重新考虑他们的计划。 “如果你口袋里有40万到60万美元的亏空,把它给我吧,”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这种告别方式要快得多。” 厨师们指出了优步餐饮的衰落有很多原因,包括优步餐饮的兴起,顾客的变化无常,以及流行的“新更好”的心态。 “人们经常谈论租金上涨,但劳动力成本是一个更大的问题。“优步外卖”(UberEats)和餐馆供应过剩等干扰因素也会改变人们对外出就餐的预期,”企业主马克•贝斯特(Mark...

Surry Hills sushi-pizza restaurant Sash在开业三个月后,因43.6万美元的债务被清算,创始人将其归咎于高工资、高租金、消费支出放缓和UberEats。 合伙人兼公司董事凯尔•斯塔格尔(Kyle Stagoll)表示,他和朋友兼商业伙伴戴夫•纳尔逊(Dave Nelson)“失去了一切”。 “我们的大多数竞争对手在过去几年里都很成功,他们付给员工的工资低于奖励标准,这似乎是场馆保持领先的唯一途径。这是否意味着工作人员的工资远远高于他们为企业创造的价值? 可能吧,”斯塔格尔表示。他证实,餐厅向员工支付了奖励工资,并向高级员工支付了高于奖励的工资。 我们总是向全体员工支付奖金和其他,否则罚款将是巨大的。他说,如果我们不支付这笔奖金,我们可能还会继续营业。 餐馆员工的工资最近成了头条新闻。最近,由名厨乔治·卡隆巴里斯(George Calombaris)部分拥有的酒店帝国被公平工作监察专员(Fair Work)罚款,原因是该公司承认少支付了783万美元的工资。《纽约时报》和《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想必大家对Nando’s并不感到陌生,醒目独特的商标,在澳洲的各个角落,大家都能看到Nando’s的存在。 Nando’s作为全世界著名的烤鸡店,在 1987年 于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开立了第一家店,在全球拥有1000多家分店, 在澳洲,Nando’s于鼎盛时期曾开设近300家分店。 Nando’s 是澳洲年轻人最爱的快餐店,在全澳排名前十的快餐店中排名第八,在过去的10年中,其销售额上涨超过200%,在澳洲曾拥有超过270家餐厅。就连国际巨星碧昂斯也是它的忠实粉丝。 然而,Nando’s 却陷入了经营危机。今年6月,一份关于Nando’s的披露文件中写道,2018年3月 – 2019年3月期间,有22家店铺停止营业。澳洲境内目前近三分之一的Nando’s倒闭,在全球,也是在迅速减少。 造成关门的主要原因是,巨额装修成本,动辄不予续签。 一些Nando’s特许经营商曾经抗议,表示该公司要求他们支付高达100万澳元的装修费;还有一些经营商表示,该公司没有和他们续签许可证。 披露文件指出,除了初始设计和装修费用为70万至100万澳元外,特许经营商还可能需要提出要求定期翻新和升级房屋,这笔费用在15万至50万澳元之间。 2017年,一位店主Jay Warnakula透露,他在2014年1月在维州格林斯堡广场购买了一家Nand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