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破产新闻 Archives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131
archive,category,category-131,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2.1,vc_responsive

破产新闻

最近地产行业动荡。墨尔本的一家开发商破产,未完工的排屋让买房者一下陷入了困境。这个专门从事高档房地产开发的公司上周五被联邦法院命令进入清算。据悉,本特雷火车站周围有几处废弃的工地,已经空置了好几个星期。 购买该公司房产的购房者现在只好向保险公司索赔。 法院指定的清算人证实,该公司已停止交易,员工也已遣散。 清算人表示他没有和董事进行接触,目前也没收到债权人名单。据了解,前雇员也无法与公司的两名董事取得联系。该公司宣称其为购房者提供全面优质的服务,还曾获得了年澳大利亚住房产业协会排屋/别墅开发类的一等奖。 现在该公司的办公室电话已无法接通。 房地产专家兼买方代理卡什莫尔表示,房地产行业近期的动荡并不令人意外,原因之一是皇家金融服务委员对房地产开发和建筑业的重击。 卡什莫尔所在组织的一名负责人表示,买家再也无法获得适当的融资,还表示因为银行现在要求在提供贷款前,开发商需进行预售,所以开放商的情形更不乐观,。 卡什莫尔说虽然一些开发商几年前就进行开发,但现在买家资金紧张,市场也走低, 如不解决问题,开发商的投资都会打水漂。在卡什莫尔自己的部门,去年有不少购房者因无法获得贷款而无法达成结算。买家可以获得开发商提供的折扣和奖金,而且这种让利会越来越多。但这并不值得庆祝,会带来滚动效应,比如租金上涨以及买房者无法结算。虽然可能出现一些不错的公寓交易,但不是最好的投资。 该公司最大竞争对手之一的另一家开放商的联合创始人宣布解散合伙关系,开始出售资产,并解雇七十多名工人。该公司专注于墨尔本东南区的中、大型公寓楼开发,去年有价值几十亿元的项目正在筹备中。现在该公司暂停、出售了几个开发项目。 这家公司还将出售位公司旧址。 但两位联合创始人表示,该公司没有退出任何项目,还将继续开发,只是一个分阶段的过程。他们鼓励受其影响的买家与保险公司联系,还可以通过政府建筑商保修保险公司进行索赔。...

一对悉尼夫妇被一名邻居起诉面临破产。该邻居称他们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条负面帖子诽谤。 去年年中以来,马修和安妮特·帕尔默夫妇已经往律师费这个无底洞里扔了8万澳元,只因为他们在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帕尔默斯夫妇的照片是一些张贴在悉尼北海岸苏格兰岛周围的海报。 这些海报提醒岛上居民警惕一名叫纳德尔·莫哈雷布的人;。该人“喜怒无常,性格暴躁”、“经常会威胁和虐待妇女和儿童”。 后来,帕尔默夫妇将这张带有侮辱性的海报的照片发布到Facebook上一个专门为苏格兰岛居民设立的社区页。 不久之后,莫哈雷布先生以诽谤起诉这对夫妇,称这条帖子让他成了过街老鼠。 在至少七次出庭后,莫哈雷布先生最终同意放弃指控并支付部分帕尔默的法庭费用,条件是帕尔默要在苏格兰岛Facebook社区页面上发表书面道歉。 这对夫妇发表了道歉,觉得一切终于结束了。 然而,苏格兰岛社区页面的管理员,因为不知道双方之间的协议,删除了该道歉帖子。 这导致了莫哈雷布先生对这对夫妇重新发起了法律诉讼,他试图让帕尔默先生因伪证罪被起诉。 虽然莫哈雷布先生试图起诉帕尔默斯的尝试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功,但由于法庭诉讼费用接近80,000澳元,这对夫妇几乎破产。 帕尔默先生告诉Fairfax Media :“莫哈雷布先生迫使我的家庭濒临破产,我绝对不会回应他的上诉。” 莫哈雷布先生现已向上诉法院提交了要对之前驳回进行申诉的通知。...

澳洲开发商破产在现如今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2017年刚获得澳洲全国最佳中密度民用住宅开发大奖的墨尔本建筑公司Bayside Construct,却因为负债约2000万澳元在2018年宣布倒闭。 该奖项每年由澳洲建筑协会颁发,是澳洲房地产建筑行业的顶级大奖。按照正常情况来说, Bayside Construct正处于巅峰时期,应该大展宏图,而且该公司旗下有12个项目在进行,总合同价值1.13亿澳币,如果能够完成,收益非常可观。 但现实却是因为项目的进行,导致公司的现金流都被占用,无法进行有效的资金周转,并且维州的建房热潮,导致房产利润大大减少。 据报道,Bayside Group旗下的所有项目在进行了紧急评估之后,确定了公司无法转手经营,只能按照破产倒闭处理。 评估显示,Bayside欠外部无担保债权人(主要是分包商)1300万澳元,并向有担保债权人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贷款约600万澳元。 此外,该公司需要承担的员工权益约为75万澳元,主要包括年假福利和遣散费。 Cor Cordis的Sam Kaso在被任命为自愿托管人以后,对该公司裁员49人,仅保留了7名员工以便于帮助将公司的12个项目转移给其他建筑商。 维州另一家总部位于墨尔本的建筑商Project Group在2018年 3月下旬进入自愿管理破产程序。Project Group的债务可能会超过5,000万澳元,比管理机关初步估计的2,200万澳元高出两倍有余。 2018年2月,建筑商Watersun...

Mascot tower 的问题持续发酵,全体业主面临1000万澳元的巨额高额的维修费用,由于成本持续飙升,部分业主无法承担巨额费用,正在考虑申请破产。 由于建筑物地下室“快速恶化”,131个单元公寓自6月14日起开始空置。 当居民被告知公寓维修时间以及可以返回居住需要长达一年后,居民被迫寻找替代或临时的居所。 业主也拒绝接受州政府提供的资金,因为他们担心最终将不得不偿还给政府。 公寓业主兼房地产经纪人John Higgins表示,Mascot Towers的业主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她需要出租她的公寓。否则她不能再坚持一个月。” Higgins告诉记者,其中一个公寓的业主, 如果不出租公寓,她将无法支持她的生活。 工程师们将逐月监测建筑物的恶化情况。居民也已经同意支付110万美元用于紧急维修。 据估计,11层楼的未来维修费用将超过500万美元。随着工程师继续调查建筑物的损坏程度,维修费用可能会继续上涨。 另一位公寓老板Brian Tucker表示有人应该对Mascot Towers的恶化负责。表示目前为止仍然有许多未能解释以及未能解决的工程问题。 公寓老板并指出认证这些建筑物的人员不负责任,未注册的工程师也不负责任。有些不良认证人员先注册一个公司,认证完毕一个公寓楼之后选择关闭公司,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他们无法对认证结果进行负责。这也是导致建筑质量下降的问题。...

威廉·奥德尔旗下的Ralan集团做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私人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其破产倒闭使得成百上千名黄金海岸和悉尼的楼花买家陷入困境。 该开发商的旗舰项目位于黄金海岸冲浪者天堂,价值14亿澳币的红宝石项目,此项目包括分布在四座高层中的1600套公寓。目前该开发商已经欠下包括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和墨尔本金融公司温盖特(Wingate)在内的债权人大约5亿澳币。 管理人员透露,来自致同国际会计师事务(Grant Thornton)所的Jahani,Phil-Campbell Wilson和Graham Killer以及他们麾下的50名律师于本周被指派来负责Ralan的案子,管理人员还透露说该集团目前“处于正在建造和预售阶段的公寓超过3000套”。 Jahani先生说道“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发现Ralan的董事们感受到公司面临财政压力,并且董事们认为自愿托管是公司目前最好的选择因为公司目前要么已经资不抵债,要么处于资不抵债的边缘”。 他还表示“我们目前正在进行初步调查,然而有非常多或大或小的债权人。公司债务总数还有待确认但是初步估计债务大约在5亿澳币左右”。 红宝石项目的四个高层中只有一个已经完成建造,剩下三个高层建筑还没有开工。 Jahani先生表示那些购买已经完成了的公寓并且完成交割的买家不太会受到此事件的影响。但是对于那些购买Ralan集团楼花的买家来说,前景很不明了。 “我们目前还在探讨处理那些已经做了预售但是还没有开始建造的公寓的方案”Jahani说。 同样不确定的还有Ralan集团在悉尼南区Arncliffe地区的项目,该项目是由悉尼的理查德•克鲁克斯建筑公司(Richard Crookes Constructions)承建的一个包含318套公寓的项目,目前此项目进行顺利。 “我们目前正在与相关方面讨论为了发挥此项目的价值而将其进展下去的最好办法,”Jahani说。Arncliffe项目的地契显示该项目牵扯到温盖特和西太平洋银行(Wingate and Westpac)的贷款。 温盖特曾经于2016年在红宝石项目第一批完工的公寓上投资三千六百万澳币。 “Ralan集团因为与温盖特无关的无抵押贷款选择自动托管,” “我们目前和Ralan集团有很多未结清的贷款,这些贷款全都是由房地产抵押来担保的。我们预计可以收回全部未偿还的款项,”温盖特集团表示。 Ralan集团21年前由威廉·奥德尔创立,最初致力于在悉尼北岸地区建造数百套公寓。 2015年,该公司进入“风险较小”的黄金海岸市场,以超过7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天堂度假村,并将其开发成红宝石项目。 奥德尔先生(O'Dwyer)表示“我很确信黄金海岸市场比悉尼市场风险小,目前实际上,相比于黄金海岸的项目我更加担心悉尼南区项目的交割风险,”。 Ralan集团是不到一个月来第二家倒闭的大型开发商。在银行信贷紧缩、公寓销售放缓以及越来越多的买家在结算时面临估值不足的情况下,该公司对高利息非银行建筑融资的依赖日益加深,其影响正在蔓延。 7月初,亚洲对冲基金OCP迫使已经负债1.2亿澳币的墨尔本Steller集团接受破产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