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按照微信
给我们打电话
破产新闻 Archives - 十字路口破产
131
档案,类别,类别-131,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 - 儿童主题VER-1.0.0,qode主题-VER-11.1,qode主题桥,WPB-JS-作曲家JS-COMP-VER-5.2.1,vc_responsive

破产新闻

一家非常受欢迎的墨尔本餐厅, 它被称为 ”地标”, 因为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而被迫停止营业。 位于唐人街小伯克街上的食为先酒家在短短几周内, 营业额下降了80%。这家餐厅从1989年开始营业, 属于食为先中餐集团, 此外, 食为先集团在墨尔本还有食为先和 凯斯博路的食为先两家分店。...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在澳洲楼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一位悉尼华人地产开发商被迫沦为其受害者,随后,清产人将出售位于悉尼西北区叶坪的一栋商业住宅综合楼里的多套公寓。 叶坪区的高层住宅楼翰林苑刚竣工,就被一家清产事务所的清产人接管并随之出售61套公寓,这一现象进一步成为了公寓市场崩裂的一种标志。 这种新公寓降价甩卖的情况发生在全国房价下跌4.8%之后,其中属悉尼和墨尔本楼市跌价最为严重。 目前悉尼的房价已跌至2016年下半年的水平,而墨尔本的房价则跌至2017年早年的水平。在这次房价持续下行中,悉尼的公寓价下跌了7%,墨尔本则下滑2%。 近日,瑞银集团指出,澳洲三大地产开发商目前也面临着公寓房完工和买房交割时,买家无法支付买房款等更大的风险,以及开发商破产的危机。 叶坪区翰林苑的这处开发项目一共有130套公寓,它被一家名为贡登的地产开发公司所承接,其老板是华人。贡登地产开发公司仅仅出售了其中69套公寓,另外61套至今无人问津,随之资金链便嘎然断开。 据悉,这个项目是由中国一家银行贷款兴建,清产人也是由其任命。 叶坪区一批幸运的业主,趁着2016年房价上行之势,一起把旧房卖给贡登地产开发公司,获得逾2600万澳元。该公司把这批连片的旧房,拼成了一块兴建大楼盘的“超极宅地”。 在翰林苑楼盘被清产人接受前,它的一房公寓售价为78万澳元,两房公寓售价为108万澳元。  ...

最新数据表明,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对新州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新州上季度破产的建筑公司数量创下近四年来的最高水平。 据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新州169家建筑公司均于本年中进入托管、破产管理或被法院下令关闭,创下自2015年第三季度以来新高。 在2018-2019整个财年,共有556家建筑公司破产,比上一财年多出101家。 专家表示,这反映出了新州公寓和住房市场的缓滞。与两年前同一时期相比,在建公寓减少了5万套,住房建设也明显减少。 据悉,悉尼的半建成公寓数量越来越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开发商破产的例子属房地产开发巨头——未来集团,该集团于欠债权人5亿澳元,并于今年7月份倒闭。 独立破产重组从业者协会主席史蒂芬·哈斯韦说,建筑行业正在承受“压力”,这毫无疑问。 哈斯韦先生也经营着自己的清算服务公司,他认为小型建筑公司受到的打击最大。 “现在是分包商重新又分包给分包商,” 他说。 “我从与同行业清算人的交谈中得到的一个总体感觉是,建筑业分包商对小型建筑公司的支付速度有所减缓。” “这一趋势呈螺旋式,导致总是难以确保在公司破产之前能拿到钱。” 尽管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拒绝评论这份建筑数据,但他们表示公司进入托管清算最常见的原因是“财务掌控不佳”或“现金流不足”。 专家们还提到了新州非法的“凤凰重生行为”,这种行为是指重新设立一家新公司来延续之前公司的业务,而该公司此前被故意清算以避免偿还债权人债务以及税款。 新州政府表示其正与“各个机构”进行紧密合作,来打击凤凰重生行为,并致力于通过一系列改革,从而加速建筑业发展。 尽管建筑业仅占新州生产总值的6%,但该行业破产企业的比例过高,占2018-2019财年所有进入托管公司的20.6%。...

据《澳华财经在线》5月9日报道,悉尼公寓楼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已然扛不住资金链短缺的压力,陷入难以摆脱的债务泥潭。 本周四,悉尼问题公寓楼开发商梅里斯集团被曝涉嫌参与“永生鸟”欺诈行为,并且与其关联的建筑公司在破产时还在交易。 今年上半年,有媒体称,这家开发商在悉尼开发的公寓楼至少有两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其中的一栋是位于悉尼萨瑟兰区的拥有62套单元房的公寓楼,它由梅里斯集团于2012年建成。另一栋规模更大的楼盘位于悉尼奥本区,这栋楼拥有229套单元房。 据梅里斯集团官网介绍,该集团目前在悉尼西区正在开发六个公寓项目,包括位于布莱克敦区的20层高的塔楼,和位于帕拉马塔区刚刚开工建设的21层高的塔楼。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道,近期梅里斯集团旗下破产公司的清算人向ASIC申请并提交了新的文件,披露了公司的一些内幕。 梅里斯集团的三家公司不仅欠下900万澳元的税款,还拥有对分包商和供应商数百万澳元债务,这三家公司分别于今年1月和2月收到了清盘令。其他四家梅里斯集团旗下公司也进入了清算阶段。据估算全部索偿金额达670万澳元。 根据西德威(此前名为梅里斯合约)的会议纪要,去年梅里斯集团在悉尼班克斯敦区又建成了一个名为史黛西公寓的工程项目,共有146套公寓,总价值约为7800万澳元。 令人更震惊的是,在该会议纪要中,一家破产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海斯威声称,梅里斯集团的关联公司涉嫌参与“永生鸟”活动。 “永生鸟”活动通常是指公司在运营期间大肆借贷或赊欠货款,然后由个人或实体将资产转移到另一家公司,以资不抵债为由逃避债务。其后果是将员工、借款方、供货商置于困境之中,并间接损害竞争对手和纳税人的利益。2017年,特恩布尔政府出台了严厉措施用以打击这种非法行为。 梅里通过一家律师事务所作出回应,极力否认西德威会议记录中提出的指控。律师称,梅里打算与清算人就破产相关的索偿和可撤销的交易索偿进行沟通。公司否认相关责任或任何不当行为,如果西德威和贝利提起诉讼,公司将进行辩护。 该律所还表示,梅里否认任何有关“永生鸟”活动的指控,因这一指控涉及刑事责任,梅里还称其具有诽谤的性质。 在去年开始的楼市寒潮之下,有关澳洲信贷市场步步维艰,公寓销售进度缓慢,开发商违约欠款的报道屡见不鲜。本网2月份曾报道,悉尼一家中资开发商金联集团原计划开发悉尼卡林福德区的一个公寓项目,却进入卖地清算阶段。 本周,悉尼南部好市围区的一块大型公寓开发用地也被开发商的融资方挂牌出售,售价超过9000万澳元,几乎与买入价持平。据悉,由于公寓市场的不景气和该项目高昂的售价,导致其销售停滞不前。 在楼市下行的过程中,频繁暴露债务危机的开发商愈发令人担忧,资金链紧张、开发市场能力不强的开发商将无法经得起市场的严峻的考验导致开发商破产。  ...

当下流行的澳大利亚披萨连锁店克里斯蒂尼 Crinitis 已经请来破产管理人并关闭了一些门店。 意大利连锁店克里斯蒂尼是最近受经济疲软和消费者支出严重削弱的一家公司,这个集团公司申请餐厅破产后,便进入了自愿管理程序。 这家标志性餐饮集团的员工周二早上被告知,全国13家门店将永久关闭,但破产管理人员尚未宣布该餐饮集团能在这场激烈的重新洗牌中幸存。 Worrells Solvency and Forensic Accountants已经接受处理这家餐饮集团的破产管理,该餐饮集团由40家公司组成,公司营运地点包括悉尼,墨尔本,珀斯和布里斯班。 Worrells合伙人Graeme Beattie说:“克里斯蒂尼连锁店是一家知名且广受欢迎的连锁店,但是像所有餐旅服务业务一样,它的间接费用很高,并且容易受到零售业支出紧缩的影响” “因为集团中某些门店表现优于其他门店,我们的第一要务是识别和关闭一些不符合我们预期,表现较差的门店来保持价值”。 “做出这些困难,令人遗憾但却又必要的决定是因为我们不认为整个集团可以在找到买家或达成某种其他解决方案(例如通过公司协议契据)的过程中无限期地经营下去”。 克里斯蒂尼珀斯餐厅的一名团队成员说,工作人员周二当场被解雇,并被告知这家拥有15年历史的企业中的另外五家餐厅也将永久关闭。   “这对于我来说很震惊。自昨晚以来,我一直没有停止哭泣。”她告诉《每日邮报》。 圣诞节前的几周,我没有工作了 –– ADVERTISEMENT –– “一些家庭和孩子的工作人员还被告知不要期望在本周得到报酬” 这位前员工告诉餐厅的在线出版人员,基于向供应商付款的一些事宜,他们怀疑公司的业绩存在问题。 她说,领导层最近也进行了改组,但没有人期望结束会如此突然。 Beattie先生说,从来没有一种向员工传达坏消息的好方法。他说:“我们了解忠实的克里斯蒂尼员工的震惊,失望和恐惧。” “尽管对受影响的员工几乎没有什么安慰,但通过迅速采取行动来阻止损失,我们为剩余的员工提供了更好的工作前景,并为所有债权人提供了更大的获偿机会”。 该连锁餐厅可能无法兑现未偿付的礼券,Worrells预计本周晚些时候会与受影响的客户取得联系。   澳洲零售业陷入困境 克里斯蒂尼只是2019年澳大利亚陷入困境的众多零售商之一。 一月份,男装零售商Ed...

在掌管了一家餐厅Rushcutters Bay近五年之后,Mitch Orr对任何想在悉尼开设新餐厅的人提供了一条建议。 不要开餐馆 ACME餐厅的厨师兼合伙人在星期六最后一次锁上了属于他的意大利面餐厅的门。 这位年龄35岁的人说:“真的,不要开餐馆。” “如果你口袋里有40万到60万美元烧得慌,把它给我。这是告别它的更快的方法。” Orr和商业伙伴Cam Fairbairn表示,他们决定关闭ACME,因为现在是做其他事情的“正确时机”。Fairbairn说:“自开业以来,我们经历了最高点和最低点。” ACME只是悉尼在2019年永久关闭的几家餐厅之一。 Kylie Kwong在宣布计划开设一个较小的场所并着重于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后,昨晚在Billy Kwong上做完了她最后一个蛋糕。 8月3天,Kwong的Potts Point邻居Paper Bird把它称作“韩日一日游”,这主要是由于贸易不稳定并且位于Newtown的Oscil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