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555 999
Follow Wechat
call us
旅行社的灭亡-新冠疫情对那些“没有任何产品可出售”的行业产生了巨大威胁 - Cross Roads Insolvency
18461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846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menu_slide_from_right,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6.6.0,vc_responsive

旅行社的灭亡–新冠疫情对那些“没有任何产品可出售”的行业产生了巨大威胁

旅行社的灭亡–新冠疫情对那些“没有任何产品可出售”的行业产生了巨大威胁

旅行社正面临着“生存威胁”,对它们来说,关闭边境意味着“没有任何产品可卖”。商业分析师预计,随着政府工资补贴的逐步取消,或许只有那些规模较大的旅行社才能够生存下去。

一些旅行社尽管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后就报告了“零收入”,但他们还是继续为客人们支付因取消假期而产生的退款,希望通过与航空公司的谈判来证明他们的价值,期盼在解禁后,那些渴望旅行的客人们依旧会来光顾。

在过去10年里,旅游网站在度假旅游预订中的份额激增——Webjet在2013年至2019年期间的预订量增长了52%——这使得规模较小的旅行社纷纷倒闭,而规模较大的公司开始与在线旅游和商旅市场展开竞争。

那些一直依赖jobkeeper的旅行社担心,当政府补助结束后,它们将无法像其他行业那样复苏。Flight Centre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格雷厄姆•特纳(Graham Turner)周二对澳洲广播公司(ABC)表示,联邦和州政府需要向旅游业提供更清楚的指示,未来将解禁还是封城,并明确指出哪些旅行将被允许。他说:“我们的确需要先开放国内边界,再开放国际边界。虽然Jobkeeper解决了燃眉之急,但“没有任何产品可以出售”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由于旅行限制,Flight Centre不得不将工作人员从22,000人减至5,000人。本周,Helloworld Travel启动了一项$5,000万澳元的融资活动,以充实其资产负债表,预计在州边境完全开放之前,交易量将保持在之前水平的10%-12%。该公司已将运营成本从每月$2,300万澳币左右降至$200万澳币左右,并辞退了1500名员工中的700人,减少了其他800人的工作时长。

数据显示,2020年6月份失业率已升至7.4%。反对党成员,就业和小企业部长布伦丹•奥康纳(Brendan O’Connor)与一家旅行社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呼吁延长jobkeeper的期限,使旅行社有能力继续雇佣他们的员工。和奥康纳一起出席此次会议的墨尔本旅行社的代表人安德鲁·布克纳(Andrew buerkner)表示,如果没有jobkeeper,他的25名员工中有23人将失业。并预测如果没有补贴,澳大利亚98%的旅行社将会消失。

“尽管我非常讨厌‘转型’这个词,但旅游业转型到另一个领域的机会非常小,”布克纳说。“酒店业有机会考虑外卖业务,并尽可能减少运营,但仍然有增量收入。对我们来说,自3月份以来我们就没有任何收益了。”

格洛丽亚•加莫(Gloria Gammo)经营着一家位于悉尼的豪华旅游公司——GG Inspired。自从疫情的爆发以及国际边境的关闭,Jobkeeper成为她和她的助理唯一的收入来源。她在接受《卫报》澳大利亚版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不仅收入停滞,还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还钱给客户,以及与航空公司就取消的航班进行退款谈判。由于客人们提前预定的行程无法完成,她还需要退还那些“从过去的预订中获得的佣金”。“公司现在的收入为零”她说。“我们不仅要免费与酒店和航空公司协商退款事宜,而且还必须偿还佣金。我们预计未来的收入也会减少,因为只有客户住店时我们才能拿到属于我们的那部分钱。”加莫还表示,从被迫取消度假计划这件事中能够体现旅行社的价值,因为旅行社能代表客户争取退款,并拥有自己的预订系统。

她同时指出,有些被迫取消旅行的客户正在与她重新预订州内度假,而那些不得不推迟国际蜜月旅行的客户也正在计划国内的多次“迷你蜜月”活动。她说:“我记得我曾花了2个小时等待景区旅游公司接通电话,然后又和他们谈了6个小时,要求他们为当天的旅行安排退款。我相信客户会记得你为他们做了什么。”

自疫情开始以来,有关在线旅游预订的官方投诉增加了四倍,从2020年1月1日至5月底,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收到了共9,941起投诉,而2019年同期为2,324起。尽管收到大量投诉,但晨星(Morningstar)高级股票分析师布莱恩•韩(Brian Han)认为,随着在线业务的增长,“纯实体”商店“日益边缘化”,如今面临着“生存威胁”。他说:“新冠疫情加速了许多行业从实体店向线上的迁移。现在,人们走进商店的理由越来越少了,(当旅行限制取消后)这将扩展到旅行社。”韩表示,虽然传统旅行社能靠高额的佣金生存下来,但在线旅行社的提成少,仍然做得很好,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付房租。韩预测,当大流行引发的限制解除后,像Flight Centre这样的“大公司”将“变得更加强大,因为较小的旅行社已被淘汰”,它们将无法维持足够长的“休眠的时间”,去等待“被压抑的旅行需求暴增”的那一天。韩提到,Flight Centre等企业已经开始进军海外市场,建立在线品牌(BYOJet和Aunt Betty),并瞄准企业客户。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旅游业副教授皮埃尔•本肯多夫(Pierre Benckendorff)也认为,规模较小的旅行社“纷争颇多”。只有像Flight Centre这样财力雄厚的大机构才有很大几率生存下去。本肯多夫表示,在互联网繁荣时期,许多位于郊区和农村的私人旅行社将被迫专注于定制复杂的行程,或被大型连锁旅行社兼并。同时,韩也表示,这一趋势将会促使大多数旅行社从事复杂的、豪华的旅行和商务旅行。旅客们更希望在旅行社的帮助下完成一次‘穿越非洲的七站行程’,但对于一个为期三天的墨尔本之旅,线上约定服务更容易也更便宜,谁又会费心去找旅行社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